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女大学生在露营区被轮姦得欲仙欲死(五)(暂完)

时间:2018-01-14 这篇故事就到这里告一个段落了,本来只是想写短篇,结果变成了两万多字的中篇。收尾有些仓促,因为故事只发生在一个场景,写到越后面难度就越高,所以请大家将就一下这不太完美的完结篇。
后续故事我想了很多,但这个标题跟后面就没有任何关联,放在一起好像有点奇怪,所以就不写了,那些灵感留着以后在别的故事里用。
大家给的建议我都有看到,谢谢!需要改进的地方,若有下一篇文章我会留意。
最后,为了避免读者误会,在此声明:小说只是为了娱乐而幻想出来的产物,完全没有真实性,大家看看就好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  他们把我带回营地,我看到小迎正躺在他们的车引擎盖上,冷淡男子俯在她身上,猛烈的挺动腰部,操得小迎两条腿无力的大开着,嗯嗯啊啊淫叫得蚀骨销魂,双手搂着他的颈部,享受那根格外粗长的巨屌插入花心胡捣的巨大快感。
  「哦哦哦哦~~~~啊啊啊啊~~~~」小迎又被干到翻白眼了,阴精也喷发出来,洩在男人腹部,几乎就像鼓励一般,讚美着男人傲人的性器和腰力。「呀啊啊啊啊~~~~~」
  「他们还在干?那我们可不能输。」第一个干我的男人见状,也把我带到车边,让我扶着车门,抬起我右腿,从后面深深插入我才刚被灌满精液的小穴里。
  「不要、不要…….」我摇头,但他还是插进来了,一寸一寸进犯我敏感的花穴,肉壁被硬挤开来,紧紧夹着入侵者,像是想做最后的推拒,更像是捨不得男根离开。「嗯啊啊…….」
  嚐过我们两个的极品身躯后,他们每次干我们都不再客气,动作越来越狂烈,每一下都像是要捅死我们一样。我们的淫穴都不需要什么前戏就能滴滴答答的流出淫水,彷彿早就在等他们轮干,这点让他们非常满意,直呼赚翻了,操起我们的肉穴更无顾忌也更方便。
  我们矜持的青春肉体在男人精液的浇灌下彻底绽放了,男人不论做什么都能让我们感受到强烈的快感,哪怕是掰开我们的腿欣赏我们被射得一蹋糊涂的湿润穴口,也能让我们兴奋得呻吟。
  「昂昂昂昂啊啊啊啊────」
  正在干我男人又要射了,我又快被灌精了,啊哼、啊哼……快点、快点射进来…….小穴好喜欢被男人内射啊啊啊啊~~~~烫、好烫……射进来了!射进来了!哦哦哦~~~~哼嗯嗯嗯~~~~好爽啊啊啊───爽…….爽啊…….好多呀啊啊…….想叫他不要射了…….但是真的好爽啊啊啊啊~~~~好棒!他的精液好多、射了好多……我的子宫…….要被灌满了啊啊啊啊────
  一次又一次,我和小迎被六个男人轮流骑乘,从中午被干到傍晚,才又获准休息。我们两个瘫软在帐棚内,两眼无神的喘气,双腿想闭都闭不拢,小穴和大腿内侧时不时抽搐一下,穴口不停流出男人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,像条小溪一样,把身下的垫子都弄湿一大片。
  晚餐是被男人抱着吃的,我们背对着男人跨坐在他们腿上,上半身穿着衣服,下半身赤裸裸的,一边被餵食,一边被玩弄奶子,时不时还被男人抚摸腿根和阴蒂,又爽又累,一顿不正经的饭花了快一个小时才吃完。
  听他们的谈话内容,有人明天有事,一伙人本来就预计星期二一早回去,但现在又捨不得放过我们。我在他们的逼迫下,不得不说出我们居住的城市,想不到居然和他们相同。当他们得知我们是搭乘大众交通工具和计程车来露营,更是大喜,擅自决定要开车送我们回去,一路上可以继续享用我们的嫩穴,以后也有机会随时把我们约出来干。
  我和小迎当然不愿意,但是他们为了胁迫我们,拍下不少不堪入目的照片,甚至还录下我们被干到高潮、洩水还有淫叫着求男人干等等画面,我们彻底没辄。
  「这趟最大的收穫就是干到两个极品淫娃,又骚又正又紧,可遇不可求啊。」矮男感慨道,拉着小迎面对面跨坐在他腿上,扯开才刚又绑好的小可爱绑带,衣料往下掉,一双白皙玉乳在他面前袒露无遗。
  他张嘴吃起一边粉嫩巨乳,两只手尽情揉捏小迎的双臀,十指深深陷入丰满白皙的臀肉中,把她的美臀挤压成各种形状。
  「啊啊…….」小迎闭起眼呻吟着,双手抓着他的肩膀,一脸迷醉。
  本来抱着我的眼镜男眉一挑,叫劲似的把我身上唯一一件衣物V领衫脱掉,让我面对他跪在地上。我以为他想叫我帮他口交,结果他却说:「用妳的奶子来弄。」竟是要我用一双美乳帮他按摩巨根!
  我从来没有帮男人乳交过,也觉得这太淫乱了,没想过自己会有这样一天,不得不捧着自豪的奶子夹住男人下流的巨屌上下磨蹭,让男人的孽根强姦我的乳房。
  虽然不甘不愿,我还是很快就上了手。眼镜男被我一对万中选一的大白桃嫩乳夹得暗爽,十分享受羞辱大奶美女的滋味,伸手抚摸我滑顺的头髮,像在安抚他心爱的宠物,一边要我动快一点。
  刺猬头受不了这样的视觉刺激,跪到我身后压上来,噗嗤一声又填满了我刚受过百般折磨和疼爱的美穴。
  「啊啊啊…….」本来是我在帮眼镜男按摩,现在却像是我被干得去帮他乳交,随着刺猬头一下一下的挺腰,我也被往眼镜男胯下顶去,前后双重刺激,我又开始爽起来了。
  就着这个姿势我又扭着丰臀被干洩一次,眼镜男在我的胸前射精,把我的奶子都弄髒了,他还捏住我两边乳尖,上上下下拉扯,爽得我直打哆嗦。这时候刺猬头也在我花穴里射了精,烫得我再次哀哀叫着,直叫着要小穴要被烫坏了,再被内射就要死了。
  小迎也被矮男就着刚才相对而坐的姿势干得快爽疯了。矮男大力往上顶,像要把她娇羞的嫩穴捅穿,偶尔还扣着她颈部和她舌吻;冷淡男子则站在小迎身后,大手不客气的罩住她一双绵软诱人的大奶子,右手顺时针,左手逆时针,握着她的美乳打圈,揉得小迎上半身不停颤抖,爽得快哭出来。
  「啊啊啊啊~~~~唔嗯嗯啊啊啊~~~~」小迎配合着矮男的动作上下摇晃,让他的淫根每一下都插得更深入,顶得花心喜悦地流泪。冷淡男子揉奶的动作也让她非常舒服,两只小手情不自禁的抓着他的前臂,像在鼓励他激烈一点。
  小迎时而拔高音调大声淫叫,时而低低求饶,说着一些不要不要的口是心非的话,实际上不论是奶子还是淫穴,都对男人的强硬喜欢得不行。
  我们两个集绝佳条件于一身的美女,在他们六人面前毫无保留的露出最淫蕩不堪的姿态,已经操了我们一天的男人们还是无法抵抗我们天生勾人的媚惑,恨不得一直这么干下去。刺猬头才刚从我的小穴拔出去,高大男子就迫不及待把我抱起来,像昨天晚上他干小迎那样,站立着抱着我,让我全身重量都挂在他身上,面对面深入的插进我湿漉漉的水穴。
  「啊啊啊啊~~~~不、不要~~~~」我低叫,两条长腿牢牢夹紧他的壮腰,在他身后交叉,手臂也紧紧环着他的肩背,就怕会掉下去。
  这个姿势使我全身都贴着他,玉乳靠在他胸前被挤压,小穴也紧紧夹着他的粗屌。
  怪不得他喜欢这个姿势,我不仅无法反抗他任何动作,还不得不用全身伺候他。他的体力和力气都非常惊人,我的体重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动作。他握着我的白臀,快速挺胯,顶得我往上飞又落下,正好撞在他的粗屌上,花心重重压在他的龟头上,爽得我哦哦直叫。
  「啊啊啊~~~~」
  哦哦哦哦~~~~好深、好粗…….这个姿势…….好舒服喔喔喔喔~~~~不行…….好深啊啊啊……这个姿势…….我撑不了多久……就一定会洩啊啊啊~~~~不要顶了…….要被顶飞了…….他们…….好会干……啊啊啊──什么花招…….都有……..小穴不行了……..好爽啊啊…….他们的体力怎么……..这么好……..昂啊啊啊~~~要被插坏了呃──
  「爽不爽?爽不爽?」高大男人得意的淫笑,知道自己这一招是每个女人的剋星,只要使出来,就没有不臣服的女人。
  「爽…….爽…….啊啊啊…….昂、昂、昂、昂────爽啊啊啊~~~~」
  「要不要我继续这样干妳?」
  「嗯嗯嗯…….哈啊、要的,要的,要你继续干,继续干我啊啊啊~~~~」
  这是犯规…….啊啊啊……..他怎么可以用这么粗的巨屌…….插我的淫穴…….用这么厉害的姿势…….上我…….啊啊啊啊~~~我怎么……..抵抗的了嘛啊啊───当然只能求他……..干我…….干我…….干我………嗯嗯嗯…….
  「小骚穴是不是没有男人就不行?啊?」
  「是…….啊啊…….是……..我的小骚穴…….呀啊、没有男人、不行、没有男人、就活不下去……..好喜欢…….好喜欢被插啊啊啊啊───」我双目迷离,淫叫里几乎带着哭音,已经爽到最高点,完全失去自我了。
  高大男子纵声大笑,越干越猛,显然很痛快自己征服了一个美丽的窈窕女人,只苦了我快被插坏的花穴,被戳刺得不住抽搐,淫水从我们相连的腿间滴落在地上,滴湿了一大片。
  「我要射了!我要射了!我要射在妳的小骚穴里面!」他兴奋的低吼,壮腰像装电动马达一样顶得又快又重。我本来就已经爽得快不行了,又听到他说要射精,不由忆起被强制灌精的快感,兴奋又期待,居然就因此直接洩了水。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」我紧紧攀在他身上,洩得他满腹都是,肉穴大力收紧,脑子里一片空白,被干上极致天堂,爽得不能自已。
  嗯嗯嗯…….这是什么、怎么会…….这么爽…….哈啊啊啊───我要死了───要死了───爽死了───好幸福………好幸福啊啊啊~~~~我又洩了…….又被操到洩了…….男人好会操……..好爽啊啊啊~~~
  我就这样攀着男人爽了好久,洩得停不下来,浑身抖个不停,脸上是生理性的泪水。被男人干到哭出来让我觉得有点丢脸,但是实在太舒服了,也就顾不上颜面。
  「贱货!听到我要射给妳就洩了!我插死妳!我插死妳!」高大男人发狂般狠顶我的子宫口,我忍不住尖叫,被他狂干十几下以后,一股滚烫强流灌进我的花穴,烫得我脚趾头都踡缩起来。
  「啊……..啊啊…….不…….好爽…….哈啊…….」
  被干了一天又刚刚高潮过,我虽然被精液烫得很爽,也没力叫喊,声音虚弱下来,神志开始有些模糊,已经快被干昏了。
  「你干太狠啦,我们的小淫娃已经快不行了。」眼镜男笑道:「你看她都爽到叫不出来了。」
  「这种小骚货等一下再干她一回就会继续叫了,保证叫得震天价响,巴不得全世界都听到她被我们操上天。」高大男人一脸舒爽,精液全数射出后,又在我的花穴里待一下子才抽出来,发出啵的一声,精液混着淫水大量滴到地上,看起来淫靡至极。若是我现在够清醒,一定会羞得恨不得昏死过去。
  「被我们这样高强度的轮操还能跟得上,这两个小蕩妇真不简单,果然是难得一见的名器。」眼镜男看向小迎那边。小迎已经被矮男内射了一回,现在正跪着帮冷淡男子口交,脸蛋红扑扑的,不知是因为羞耻还是运动。第一个干我的男人来到她身后,看来想再继续插她。
  他们六个的体力…….简直不是人……..他们想干我们就干我们,并没有刻意拖延射精时间,一天下来每个人都射过好几次精,看起来还是精神奕奕,射精量多得吓人,也因为他们的天赋异稟,我和小迎才会被操得欲仙欲死,明明是被轮姦却求他们不停干我们,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。
  「唔…….嗯……..」一边帮男人口交,一边被男人插穴的小迎迷乱的呻吟,弓起身子方便男人操干,淫蕩的表情十分媚惑。
  我累坏了,意识渐渐抽离。我瘫在高大男人的怀里昏睡过去,并没有如眼镜男说的继续被操,难得他们居然还懂得怜香惜玉,让我一觉到天明,连被男人抱着回帐篷睡都没有知觉。
  隔天早上我神清气爽的醒来,居然不怎么疲累,恢复速度奇快,为此我又被他们嘲笑一番。他们收起帐棚,连我们的也收了,将我们的行李和他们的一起打包上车,看来是一定得搭他们的车回学校了。
  被他们用百般花样轮着干了一天,我对接下来还要继续被他们玩弄的事实也没那么排斥了,毕竟我也被他们干得不停高潮,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,甚至不像强姦,现在才来哭哭啼啼岂不矫情。何况我的小穴也被彻底开发了,想到以后恐怕还会时不时被他们用高超的性技姦淫,身体竟因为兴奋而隐隐发热。反正我是被强迫的,就算中途爽得不能自已,那也是他们太懂得女人的弱点,其实我心里还是不甘愿的,并不是我天性淫蕩,我暗自安慰。
  我们一行八人分坐两台车,我和小迎一人一台,才算「分配」妥当。一路上我又被男人脱下内裤压在后座上干,密闭的车内尽是我放纵的吟哦声,到了休息站的时候,坐副驾驶座的刺猬头迫不及待的上了我一回,然后轮着去当驾驶,而原先担任驾驶的冷淡男子则在上路后接着操我,根本不给我休息时间。
  我休息了一个晚上以后精神体力都恢复不少,连续被干也不觉得累,只觉身处天上人间,人生打开了新的一扇门。只要被他们用巨根操穴,无处不是天堂,哪怕是车后座也一样。
  我被插了一路,也爽了一路,回到学校的时候,下体又沾满了精液,都不知该怎么下车。他们留下我们的手机号码,交代要随时注意手机,以后还要好好的干我们,我和小迎屈辱的答应了,不甘的看着他们两台车扬长而去。
  虽然暑假留校的学生不多,我们还是急急忙忙的进宿舍,怕被别人看到我们不堪的模样。我们的走路姿势有些不自然,有心人一看就能知道我们昨晚被男人狠狠用过,幸而附近没什么人,否则我都要撞豆腐强自杀了。
  接下来一天我和小迎都很沉默,没有提起刚发生在我们身上的轮姦事件,不过我们都明白,从今以后我们的身体都无法抗拒男人的怀抱了。嚐过绝妙滋味的小穴不再专属于我们自己,而是男人们的俘虏了。
  我们每天都惴惴不安的等待男人们的消息,不敢漏接任何一通电话,就怕错过了他们的通知会被乱散发淫照和性爱影片。
  同时,我虽大声的对自己说不是这么回事,不过事实上,我期待着再被他们用让所有女人都脸红心跳的巨屌操干,并且在我的子宫里灌精。
  一想起那种令人难以抗拒的快感,我的小穴又开始流出淫水了…….